@      经方:乌梅丸(打虫,久利,肠胃寒湿)

当前位置: 図鉴水原梨花 > 図鉴水原梨花 > 经方:乌梅丸(打虫,久利,肠胃寒湿)

经方:乌梅丸(打虫,久利,肠胃寒湿)

图片

图片

乌梅丸

【原文】

乌梅三百枚 细辛六两 干姜十两 黄连十六两(一斤) 附子六两(炮,去皮) 当归四两 黄柏六两 桂枝六两(去皮) 人参六两 蜀椒四两(炒去汗)

右十味,异捣筛,相符治之。以苦酒渍乌梅一宿,去核,蒸之五斗米下,饭熟捣成泥,和药令相得,内臼中,与蜜杵二千下,丸如梧桐子大,先食、饮服十丸,日三服。稍添至二十丸,禁生冷、滑物、臭食等。

【作者】张仲景

【出自】《伤寒论》

【经典回顾】

1、伤寒,脉微而厥,至七八日,肤冷,其人躁无暂安时者,此为藏厥,非蛔厥也。蛔厥者,其人常自吐蛔。今病者静,而复时烦者,此为蛔厥。蛔上入膈,故烦,斯须复止,得食而呕,又烦者,蛔闻食臭出,其人当吐蛔也。蛔厥者,乌梅丸主之。又主久利。(伤寒)

2、蛔厥者,当吐蛔,今病者静而复时烦,此为藏寒,蛔上入膈,故烦,斯须复止,得食而呕,又烦者,蛔闻食臭出,其人当自吐蛔。蛔厥者,乌梅丸主之。(金匮)

【用法】

饭前吃。

【构成】

人参 细辛 黄连 桂枝 黄柏 姜 当归 梅实 附子 蜀椒

【时机】

1、胃里有蛔虫,肯定肠胃寒湿;

2、肠胃寒湿的久利。

【方解】

1、干姜、细辛以去痰而和胃;

2、乌梅以止吐,川椒以杀虫;

3、黄连、黄柏以降反而去湿;

4、当归以补血;

5、人参以好气;

6、附子、桂枝以散寒而温里;

故服后蚘虫从大便挟湿痰而俱去。方中杀虫之药,仅有川椒一味,余众除痰去湿温中散寒之药。

【禁忌】 

黄湿热舌苔,才用乌梅丸,白色不可用。

【表明】

1、蚘虫是由于水盛血寒,胃中凝积湿痰而胆火不及。湿痰足够于胃,食入则上泛,故饥不克食。2、胃中胆汁无消谷之力,因而纳减,蚘以久饥难忍,上出于膈,故闻食臭而出于口。

2、胃中之因而有湿痰,是由于胆汁不克消水,而胃中先寒。胃中既寒,蚘虫乃得滋长,湿痰即蚘虫之巢穴。

【行使集锦】 

1、(1)巅顶是厥阴之脉与督脉相会之处。巅顶痛是肝阴不及,不克上荣络脉,虚而作痛。症见痛如针剌,用乌梅丸。

(2)厥阴头痛;槀本善治巔顶头痛,尤能引诸药达病所。人参败毒散添川芎、蒿本、酒炒黄柏、木瓜、红花、酒炒大黄。

(3)远志宁神好智。 厥阴头痛用吴茱萸汤或乌梅丸。

2、肝阴不及,不克潜阳,彻夜不眠,伴有头晕痛,用乌梅丸滋肝阴,阴足则能潜阳。

3、咽痛众属火热之邪为患,但也有虚寒为患的。

(1)如症见咽部疼痛、部门色白溃烂、经久不愈者,为虚寒证,肾气丸添桔梗治之。因少阴之脉上系舌本,再取桔梗载药上走之功,使药达病所,其症可愈。

(2)若咽痛伴有寒热去来等症,是少阳病之特征,可从少阳论治。少阳属火又属三焦,咽位于上焦。幼柴胡汤中去人参添桂枝,添重甘草量,再添桔梗。添桂枝者,取半夏散之意,添桔梗和添重甘草用量,是取甘桔汤之意。二方皆为治咽痛之主方。

(3)咽部是厥阴经脉所循走的部位。若症见咽干,咽后壁痛、色垢者,可用乌梅丸。

(4)咽痛若伴有胃纳欠安、遇寒添重、大便溏稀等症者,用理中丸或汤添桔梗,一治脾胃虚寒,二升挑肺气,以治咽痛。取脾脉连舌本之意。

4、腰痛患者每晚睡到后子夜就疼痛难忍、难以入睡,用厥阴病的乌梅丸就有效。

5、早醒可从厥阴经去治,入睡难得是阳不入阴,众属少阴病;早醒众在早晨6点以前,是阴不恋阳,众属厥阴病。

6、晚年性皮肤瘙痒、通宵不睡觉,那就是乌梅丸证。

7、女子七七、外子七八之后,就是肿瘤的高发年龄。常见乌梅丸证。但是用了乌梅丸后,症状缓解,可肿瘤众会挺进,由于有附子、干姜、细辛、川椒等许众的温药,温药易扰动相火,而促进肿瘤滋长。

8、一考试就下利,乌梅丸证。胃有寒水,心包有痰,心包为相火,主欲看。一主要,寒水下排,就下利;

9、(1)偏头痛为少阳头痛,即胆经痛:川芎3钱,勾陈3钱,白附子3钱,僵蚕 –> 风痛止痛剂;白附子专治风吹就痛的头痛,勾陈钻入头脑深处。头病必用川芎,川芎专走血管,并相符用白附及勾陈去头痛且活血。

(2)幼孩的偏头痛也能够用吴茱萸汤。

(3)发作性偏头痛,清淡病程较短者,用幼柴胡汤去人参添桂枝,因风邪在早期宜散不宜补,故去人参之补,添桂枝之散。

(4)左边头痛者,用幼柴胡汤添川芎、当归、防风、羌活。其偏右边头痛者,用补中好气汤添白芷、独活、蔓荆子、酒炙黄芩。

(5)时久难愈的偏头痛,答从厥阴治之,乌梅丸。

10、 乌梅丸可用于蛔虫症、胃酸过众症、胃溃疡、肠绞痛、慢性腹泻等。此表亦用于上热下冷之厥阴病证。

11、高血压:

(1)以紧缩压提高为主的高血压(>120 或140),図鉴水原梨花肝阳偏亢,众实症,幼柴胡汤添入茯苓以降之。

(2)舒张压提高的高血压(>90),是肝阴不及所引首的肝阳上亢,众虚证,乌梅丸补肝阴,肝阴足则阳亢平。

(3)若头晕现在眩、耳鸣眼花并紧缩压和舒张压均提高、脉弦而有力者,可用侯氏暗散平肝息风。

(4)症见头痛现在眩,心烦易怒,就寝不宁,面红现在赤,口苦耳鸣,脉弦滑,苓甘五味添姜辛半夏杏仁汤实脾泄肝,其症自愈。

12、奔豚气病是气从少腹上冲咽喉所致。《伤寒论》说:“厥阴之为病,气上撞心。”两者之义相通,故用总揽厥阴病之主方乌梅丸治疗。

13、手心首硬皮,手心为手厥阴心包经的劳宫穴部位,肌肤得血液濡养则润滑光泽,失于血液濡养则首硬皮,乌梅丸。

14、脑波动头痛,是表伤后引首之头痛。表伤后引首的气血庞杂,阴阳不相顺接所致。此属厥阴病的基本病机,乌梅丸。

15、倘若是肝阴不及,不克潜阳之故。阳主动,故失眠。症见彻夜不眠,伴有头晕痛。治疗时,用乌梅丸滋肝阴,阴足则能潜阳,失眠自除。

16、(1)痫证是指中止发作性病证,众与情志刺激相关。从脏腑来说,主要由于肝、脾、心、肾脏气失调,导致暂时性的阴阳庞杂,气反痰壅,蒙蔽清窍,而猛然发作。症见全身或手足抽搐颤动,或面部肌肉抽搐,牙关紧闭,颈项坚硬,猛然晕厥、不省人事,少顷即恢复如常人。若先抽搐而后仆倒不省人事者,则用桂枝汤添防风、竹叶,息风清热;若发作前伴有面前目今发暗者,可用乌梅丸(汤),以其现在为肝窍之故。

(2)癫痫俗称“羊痫风”,以全身强直痉挛,猛然性的认识丧失为特征。若症见抽搐甚,伴有热象而诸药无效者,可用风引汤治疗。若发作时口中无痰者,急诊处理病情稳定后可用磁朱丸。

17、眼球疼痛难忍,众伴有眼磨发红之症,且有一再发作的倾向。肝开窍于现在,肝风内动,上扰空窍而作痛,用乌梅丸或汤。

18、(1)胃虚、寒热错杂,乌梅丸:

(2)胃虚以偏于寒,陶华因立異安理中汤:即理中丸添乌梅花椒;

(3)胃不虚以偏于热,汪琥因制清中安蛔汤:黄连黄柏枳实乌梅川椒。

19、蛔虫,乌梅丸倘若无效,用甘草粉蜜汤,甘草10克,粳米20粒(或大米),蜂蜜30克,效如桴鼓。

【比较集锦】 

1、(1)奔豚之动,自脐底首而即冲心胸,息作未必。若脐下悸者,欲作奔豚,为有水气,属桂枝添桂汤、茯苓桂枝甘草大枣汤、奔豚汤及广济幼品之方证;

(2)若似此形状,发时呻吟者,虫也。虫证常有动气甚者、或心中纳闷、怔忡者,当相符虫药症状辩之,可参用甘草粉蜜汤、乌梅丸;

(3)癫痫也有似奔豚的形象。

【名家论述】

1、乌梅丸《伤寒笔记》(倪海厦)

病人有躁急的形象,脉纤细,少阴,厥阴都有,少阴证的是躁急不得卧是不息的,厥阴证的躁急,未必候躁未必候不躁,这是脏厥和蛔厥的纷歧样,蛔厥者,其人常自吐蛔,虫就从嘴巴吐出来,现在病者静,而复时烦,有的时候静,有的时候躁急,此为蛔厥,因而肚子内里有虫,病人就会有这栽形象,蛔上入膈,故烦,虫去上冲的时候造成烦的形象,得食而呕,吃东西进去又呕吐出来,由于蛔闻食臭出,其人当吐蛔也。蛔厥者,乌梅丸主之,又主久利,乌梅丸除了打虫以表又能够用在久利上,实际上病人会产生蛔厥的,就是胃内里太寒了,胃内里太冷的时候容易生虫。为什么列入厥阴证内里?他的胃冷,就是由于肝脏,肝是解毒的脏,人身上的毒,肝都会排失踪,可是倘若肝脏寒的话,在中医讲肝寒的时候,就是肝的解毒功能并不是很强,进入厥阴证的时候,许众病毒都跑到肝内里去了,肝脏的解毒功能又不很平常,这时候造成虫很容易在胃里滋长,虫的体温是跟着人的体温的,人吃东西的时候虫也跟着吃东西。胃寒的时候又不吃东西,虫在内里就饥寒交迫,虫肚子饿的时候,虫去上跑,一上来病人的情感就会很躁急,在病人的嘴唇上能够看到白白的点,还有病人会肚子痛,清淡来说肚子痛就是里寒,里寒的时候用幼建中汤重用芍药,芍药是桂枝的两倍,里寒的话脉答该是沉紧,倘若肚子痛摸到脉是浮大就是肚子内里有虫,为什么脉会很大?由于虫在动,一吃东西虫也跟着抢就会吐出来,这就是蚘厥。

虫的性,虫闻到酸则静,正本虫都在动,一吃到酸的就静下来了,得辛则服,虫吃到很辛辣的东西就乖了,得苦则泄。吃到苦的就去下走,苦就是中药消热的药,鸟梅丸就是从这三个角度来设计去虫。

乌梅先泡醋一个夜晚,再用米去蒸,蒸熟后把米跟乌梅捣在一首,和蜜,细辛狠辣,干姜也辣,蜀椒是特意杀菌的,就是巴椒,蜀椒启齿无毒闭口的有毒,细辛、干姜、蜀椒都是辛辣的,黄连、黄柏是苦的占有,炮附、桂枝、干姜是热性,让肠胃热首来,改善肠胃环境,虫才不会生在内里,肠胃虚寒才会有虫,人参把肠胃的虚寒补回来,食物被虫子吃失踪,胃不克接收化成血,因而当归补血。

吃乌梅丸时禁生冷、滑物、臭食等,肠胃不好会再造虫出来,先食饮,服十丸,就是饭前吃药,倘若饭后吃乌梅丸,人吃的是乌梅丸,虫吃到的是饭,因而要饭前服乌梅丸,虫攻出来后,肠胃环境一转折,肠胃变热,虫无法生存。乌梅也主久利,久指寒利,未必寒利带脓血,就是热症,黄连、黄柏、干姜、细辛、炮附都是寒利时用的。中焦过湿无法清除时,也能够用此丸剂,其丸苦温,故能去扎实之湿。有些病人一主要就下利,如遇考试,也是乌梅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