@      D12杜甫五言歌走《义鹘走》读记

当前位置: 図鉴水原梨花 > 360视频免费直播app > D12杜甫五言歌走《义鹘走》读记

D12杜甫五言歌走《义鹘走》读记

杜甫五言歌走《义鹘走》读记

(小溪西)

义鹘走

阴崖有苍鹰,养子暗柏颠。白蛇登其巢,吞噬恣朝餐。

雄飞远求食,雌者鸣悲戚。力强弗成制,黄口无半存。

其父从西归,翻身入长烟。片刻领健鹘,痛愤寄所宣。

斗上捩孤影,噭哮来九天。修鳞脱远枝,巨颡坼老拳。

高空得蹭蹬,短草辞委屈。折尾能一失踪,饱肠皆已穿。

生虽灭多雏,物化亦垂千年。物情有报复,快意贵现在。

兹实鸷鸟最,急难心炯然。功成失所去,用弃何其贤。

近经潏水湄,此事樵夫传。飘萧觉素发,凛欲冲儒冠。

人生许与分,只在顾盼间。聊为义鹘走,用激壮士肝。

这首诗是杜甫乾元元年(758)任左拾遗时作品。杜甫途经潏水时,听樵夫讲述了义鹘为鹰报怨杀蛇的故事。遂写了这首心理剧烈的寓言诗。

鹘(hú)别名隼(sǔn)。属猛禽。生物分类中的“隼形现在”,有鹰科、隼科等五科。古诗中的鹘或隼能够指鹰科或隼科中的某类猛禽。《从军走》(唐-姚相符):“鹰鹘念搏击,岂贵食满肠。”《大觜乌》(唐-元稹):“有力强如鹘,有爪利如锥。”鹘还有另一读音(gú),指鹘鸠,古书中指一栽候鸟。

义鹘:前人认为鹘有“义性”。《埤雅》(宋-陆佃):“《禽经》曰鹰不击伏,鹘不击妊。”又“鹘拳坚处,大如弹丸。俯击鸠鸽食之。鸠鸽中其拳,堕空中,即侧身自下承之,捷于鹰隼。…冬撮鸟之盈握者,夜以燠(yù)其爪掌,旁边易之。旦即纵去,其在东矣,则是日不东向搏物。南北亦然。盖其义性有擒有纵这样。”

阴崖有苍鹰,养子暗柏颠。白蛇登其巢,吞噬恣朝餐。

雄飞远求食,雌者鸣悲戚。力强弗成制,黄口无半存。

其父从西归,翻身入长烟。片刻领健鹘,痛愤寄所宣。

暗柏:浓重阴森的柏树。

巅:《归园田居》(魏晋-陶潜):“狗吠深巷中,鸡鸣桑树巅。”《游终南龙池寺》(唐-孟郊):“飞鸟不到处,僧房终南巅。”

噬(shì):咬。朝餐:早饭。

黄口:雏鸟的嘴;借指雏鸟;指小儿。《孔子家语》:“孔子见罗雀者,所得皆黄口小雀。夫子问之曰:'大雀独不得,何也?’罗雀者曰:'大雀善惊而可贵,黄口贪食而易得。黄口从大雀,则不得。大雀从黄口,亦可得。”《有鸟》(唐-元稹):“怅然官仓无限粟,伯夷饿物化黄口胖。”

长烟:空中云雾。《游仙诗》(晋-郭璞):“升降随长烟,飘飖戏九垓。”《出猎》(唐-李世民):“长烟晦落景,灌木振厉风。”

片刻:少顷。《可叹》(唐-杜甫):“天上浮云如白衣,片刻转折如苍狗。”《感古》(唐-卢仝):“东海波连天,三度成桑田。高岸高于屋,片刻变溪谷。”

宣:外白,诉说。《国语》:“夫民虑之于心,而宣之于口。”

大意:悬崖背面有一对苍鹰,在浓重的松柏之巅养育小雏。白蛇爬进它的巢里,肆意地吞吃雏鹰作早餐。雄鹰飞到远方去求食,雌鹰只能悲戚地悲鸣。白蛇力大,苍鹰不约束服,鹰雏半只也没留下。它们的父亲从西边归来,转身飞入弥漫的烟雾中。一下子领来雄健的鹘,悲愤地把遭遇讲给它。

斗上捩孤影,噭哮来九天。修鳞脱远枝,巨颡坼老拳。

高空得蹭蹬,短草辞委屈。折尾能一摆,饱肠皆已穿。

斗:通“陡”。捩(liè):捩转。失踪转,回转。

噭(jiào)哮:高声长鸣。噭:古同“叫”。哮:本意是野兽的吼声。《杂诗》(魏-曹植):“飞鸟绕树翔,噭噭鸣索群。”《空灵山答田叟》(唐-常建):“日入闻虎斗,空山满咆哮。”

修鳞:指蛇;指大鱼。《万丈潭》(唐-杜甫):“闭藏修鳞蛰,出入巨石碍。”《次韵苏公西湖徙鱼》(宋-陈师道):“修鳞失水玉参差,晚日摇光金破碎。”

颡(sǎng):额头。《出塞…》(隋-薛道衡):“左贤皆顿颡,单于已系缨。”《送陈章甫》(唐-李颀):“陈侯立身何开阔,虬须虎眉仍大颡。”

老拳:有力之拳。猛禽翼下之骨可击物,犹人之拳。《晋书-石勒载记下》:“孤以前厌卿老拳,卿亦饱孤毒手。”《鹰》(唐-章孝标):“会使老拳供口腹,莫辞亲手啖腥臊。”《吾走》(宋-刘弇):“狐兔物化欲尽,饥鹰空老拳。”

蹭蹬(cènɡ-dènɡ):险阻;失势,疲劳。《洛阳伽蓝记》(北魏-杨炫之):“若乃绝岭悬坡,蹭蹬蹉跎。”《赠王判官…》(唐-李白):“中年不相见,蹭蹬游吴越。”《上水遣怀》(唐-杜甫):“蹭蹬多拙为,安得不皓首。”

委屈:龙蛇等波折爬走貌。《答陆士龙》(魏晋-郑丰):“飞龙委屈,山谷气翳(yì)。”《初于洛中选》(唐-孟郊):“碧水走龙蛇,委屈绕庭除。”

大意:猛鹘陡然转身高飞,怒吼着从天上飞来。长蛇从高枝上失踪落,其大额头被鹘的“拳头”击裂。高空中还能蹭蹬挣扎,落到短草上已不克爬走。断尾还能一摆一摆,360视频免费直播app饱肠已全都穿裂。

生虽灭多雏,物化亦垂千年。物情有报复,快意贵现在。

兹实鸷鸟最,急难心炯然。功成失所去,用弃何其贤。

垂:垂鉴。留作鉴戒。

物情:世情。《明君篇》(魏晋):“明君御四海,听鉴尽物情。”《赠薛学士方士》(隋唐-王绩):“物情争逐鹿,人事各亡羊。”《山中逢道士云公》(唐-孟浩然):“物情趋势利,吾道贵闲寂。”

鸷(zhì)鸟:猛禽。《步出夏门走》(魏晋-曹操):“鸷鸟暗藏,熊罴窟栖。”《送苏主簿赴偃师》(唐-张九龄):“圣人安下位,鸷鸟欲卑飞。”《醉歌走》(唐-杜甫):“骅骝作驹已汗血,鸷鸟举翮连青云。”《读庄子》(宋-孔平仲):“南山有鸷鸟,睥睨天地秋。”

急难:危难;拯救危难。《常棣》(先秦-诗经):“脊令在原,兄弟急难。”《赠友人》(唐-李白):“持此愿投赠,与君同急难。”《因崔五侍御寄高彭州》(唐-杜甫):“百年已过半,秋至转饥寒。为问彭州牧,何时救急难?”

炯(jiǒng)然:清明貌;晓畅貌。《法苑珠林》:“见小光炯然,状若荧火。”《凤凰台》(唐-杜甫):“心以当竹实,炯然无外求。”《上西川武元衡相公谢抚问启》(唐-柳宗元):“精诚之至,炯然如日。”

用弃:取弃;用或不必。《论语-述而》:“用之则走,弃之则藏。”《旧唐书-颜真卿传》:“用弃在相公耳,言者何罪?”《赴密州早走马上寄子由》(宋-苏轼):“用弃由时,走藏在吾,袖手何妨闲处望。”

大意:在世虽吃了几个雏鹰,物化后这故事也留传千年。总是望重眼下的快意,世情终会给以报复。这实在是猛禽之最,心地清明,急人之难。功成后不知何去,去留间何等贤明!

近经潏水湄,此事樵夫传。飘萧觉素发,凛欲冲儒冠。

人生许与分,只在顾盼间。聊为义鹘走,用激壮士肝。

潏(jue)水:在长安杜陵附近,入渭水。

飘萧:稀奇貌;飘坠貌;飞扬貌。《书异》(唐-元稹):“飘萧北风首,皓雪纷满庭。”《题扬州禅智寺》(唐-杜牧):“雨过一蝉噪,飘萧松桂秋。”《灯花》(宋-李纲):“对尔翻忧忧郁,飘萧双鬓华。”

冲冠:发冲帽。形容极为激动或死路怒。《史记-廉颇蔺相如列传》:“相如因持璧却立,倚柱,怒发上冲冠。”《览古》(魏晋-卢谌):“眦(zì)血下沾襟,怒发上冲冠。”

凛(lǐn):严寒;厉肃而可敬畏。《胡笳十八拍》(汉-蔡琰):“冰霜凛凛兮身苦寒。”《蜀先主庙》(唐-刘禹锡):“天下铁汉气,千秋尚凛然。”再如:大义凛然。凛然弗成侵袭。

许与:结交。《王文宪集序》(任昉):“弘长风流,许与气类。”《壮游》(唐-杜甫):“许与必词伯,赏游实贤王。”

许与分:许的本意是允诺。分的本意是一分为二。许与分可理解为相符与分,也就是结交或别离。

顾盼:左顾右望。《美女篇》(魏-曹植):“罗衣何飘飖,轻裾随风还。顾盼遗光采,长啸气若兰。”《感时留别从兄》(唐-李白):“君王一顾盼,选色献蛾眉。”《东平留赠狄司马》(唐-高适):“振奋丹墀下,顾盼青云端。”

大意:近来通过潏水边,这个故事在樵夫中流传。对此凛然之气感到专门激动,白发飞动直冲儒冠。人生的相相符与睁开,只在转眼之间。暂时写下这首《义鹘走》,以激励壮士的肝胆。

此诗分三层。首层12句。写苍鹰小雏遭白驼吞噬,向鹘诉冤求助。苍鹰巢居于阴崖古柏之颠,然而,却未能避免白蛇的偷袭。“吞噬恣朝餐”,是白蛇的侵凌孤弱,阴狠凶猛;“雌者鸣悲戚”,写雌鹰的无力护卫,孤苦悲鸣;“黄口无半存”,写雏鹰的横被荼毒,惨遭杀戮。此时“其父从西归”,望到这样凄苦之局面,哀伤欲绝的雄鹰“翻身入长烟”。雄鹰请来了义鹘。主角出场。这一层叙事简洁。时间、地点、通过、细节,清新晓畅。接着16句为第二层。前8句写义鹘斗白蛇。“斗上捩孤影”是腾空翻飞。“噭哮来九天”是怒吼俯冲。“巨颡坼老拳”是挥拳猛击。效果自然是白蛇“脱远枝”,在空中“蹭蹬”几下,便被摔在草地上肠断头碎断尾摆。“生虽”以下4句评白蛇。生前“灭多雏”,办了许多丧事,物化后“垂千年”,也就是臭名远扬。“快意贵现在”说的只是白蛇吗?一些凶人造了“现在”的“快意”总是像白蛇相通遗忘“物情有报复”啊!“兹实”以下四句颂义鹘。说它是鸷鸟之最,而且“急难心炯然”也就是急人所难心地清明,而且“功成失所去”。总之是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还胜不居功毫无所求。末了8句为第三层。交代来由和意图。来由是“近经潏水湄”,从樵夫那里听说的。作者听了这个故过后“飘萧觉素发,凛欲冲儒冠”。作者为什么会“素发冲冠”呢?吾想必定是作者无微不至。作者想到了什么会这样激动呢?正本这是首寓言诗,不必追究“本事”。但杜甫刚担任左拾遗时,因上疏救房琯惹死路皇上,差点失踪了脑袋。那时的宰相张镐等人脱手相救,才使杜甫得以保全性命。这不就是义鹘的走为吗。“人生许与分,只在顾盼间。”是义鹘,在人有急难的时候,总是毫不游移脱手相助。杜甫说他写这首诗,就是为了激励壮士发扬光大义鹘精神!这首诗托物在鸟,寓意在人。借义鹘报怨之事,赞颂了侠义精神。构思巧妙,寄意远大,耐人寻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