@      079 李商隐七律《正月崇让宅》读记

当前位置: 図鉴水原梨花 > 360视频免费直播app > 079 李商隐七律《正月崇让宅》读记

079 李商隐七律《正月崇让宅》读记

李商隐七律《正月崇让宅》读记

(幼溪西)

正月崇让宅

密锁重关掩绿苔,廊深阁迥此徜徉。

先觉风首月含晕,尚自露寒花未开。

蝙拂帘旌终展转,鼠翻窗网幼惊猜。

背灯独共余香语,不觉犹歌首夜来。

大中五年(851),李商隐妻王氏病故。诗人黯然神伤,悲思绵延。在赴东川幕脱离洛阳之前,李商隐曾作两首七律《七月二十九日崇让宅宴作》和《临发崇让宅紫薇》。崇让宅即指王茂元在洛阳崇让坊的住宅。大中十一年(857)正月(大中“十年”正月能够还到不了洛阳。)李商隐又回到了洛阳崇让宅,想首亡妻,便作此诗以悼念。

首联:密锁重关掩绿苔,廊深阁迥此徜徉。

关:闩(shuān)门的横木。《莺莺歌》(唐-李绅):“门掩重关萧寺中,芳草花时未曾出。”

绿苔:青苔。《长干走》(唐-李白):“门前旧走迹,逐一生绿苔”。《赠何郎诗》(南北朝-丘迟):“檐际落黄叶,阶前网绿苔。”《赠隐者》(唐-刘沧):“何时止此幽栖处,独掩衡门长绿苔。”

掩绿苔:被绿苔遮盖。指长满苔藓。

大意:一道道门锁重关,到处长满苔藓(洛阳正月有苔藓?)吾在长长的走廊高高的楼阁之间徜徉。(“廊深阁迥”说院子很大。“密锁重关”说异国人。着不测现荒寂凄苦。“此徜徉”说相通在这边追求什么,恍恍惚惚、若有所失。)

颔联:先觉风首月含晕,尚自露寒花未开。

月晕:《广韵》:“月晕则众风。”《关山月》(南北朝-王褒):“天寒光转白,风众晕欲生。”《彭蠡湖中看庐山》(唐-孟浩然):“太虚生月晕,舟中知天风。”

先觉:《春园家宴》(唐-张谓):“竹里登楼人不见,花间觅路鸟先觉。”《汴河闻笳》(唐-武元衡):“那里金笳月里悲,悠悠边客梦先觉。”《对花》(唐-秦韬玉):“长与韶光黑有期,可怜蜂蝶却先觉。”

尚自:犹自;尚且。《被使在蜀》(唐-张说):“即今三伏尽,尚自在临邛。归途千里外,秋月定重逢。”《诗》(唐-寒山):“吾尚自不识,是伊争得知。”

大意:玉轮混沌含晕,清新又是风天;怯于夜露,庭花尚且未开。(“花未开”,切“正月”。写室外景。花与月都笼罩着一层混沌阴郁凄寒的色调。)

颈联:蝙拂帘旌终展转,鼠翻窗网幼惊猜。

蝙:即蝙蝠。《送王道士还山》(唐-李颀):“当有岩前白蝙蝠,迎君日暮双来飞。”《景申秋》(唐-元稹):“帘断萤火入,窗明蝙蝠飞。”《子夜》(唐-李商隐):“三更三点万家眠,露欲为霜月堕烟。斗鼠上堂蝙蝠出,玉琴时动倚窗弦。”

帘旌:帘上端所缀之布帛。亦泛指帘幕。《旧房》(唐-白居易):“远壁秋声虫络丝,入檐新影月矮眉。床帷半故帘旌断,仍是初寒欲夜时。”《忆江南》(唐-皇甫松):“楼上寝,残月下帘旌。”

展转:即迂回逆侧。郁闷思不寐、卧担心席。《周南-关雎》(先秦-诗经):“悠哉悠哉,360视频免费直播app迂回逆侧。”《山中夜坐寄故里友生》(唐-李咸用):“展转檐前睡不走,一床山月竹风清。”《悼亡诗》(魏晋-潘岳):“展转盻(xì)枕席,长簟竟床空。”《无题》(唐-李商隐):“归来展转到五更,梁间燕子闻长叹。”

窗网:即窗檐下的纱网(网鸟雀用)。《甘泉殿侍宴答制》(唐-李峤):“月宇临丹地,云窗网碧纱。”

惊猜:惊恐疑心。《白鹰》(唐-刘禹锡):“毛羽斑斓白纻裁,马前擎出不惊猜。”《济源春》(唐-孟郊):“朴童茂说话,善俗无惊猜。”《次韵沉立少卿白鹿》(宋-苏辙):“白鹿何年养,惊猜未肯驯。”

大意:蝙蝠飞旋,扰动帘旌;老鼠窜走,翻动窗网。蝙、鼠的声响引首幼幼的惊疑,更添迂回难寐。(上下句互文。室内所见所闻。衬托卧室的荒寂。)

尾联:背灯独共余香语,不觉犹歌《首夜来》。

背灯:用后背对着灯光。《村雪夜坐》(唐-白居易):“南窗背灯坐,风霰黑纷纷。”《秋霖夜忆家》(唐-韩偓):“年迈何时见弟兄,背灯愁泣到天明。”

独共:《喜韩樽相过》(唐-岑参):“长安城中足年少,独共韩侯启齿乐。” 《官街鼓》(唐-李贺):“从君翠发芦花色,独共南山守中国。”《读书》(唐-皮日息):“高斋晓开卷,独共伟人语。”

独共余香语:独自一人与“余香”“共语”。

首夜来:古弯名。《首夜来》(南北朝-柳恽):“城南断车骑,阁道覆青埃。露华光翠网,月影入兰台。洞房且莫掩,答门或复开。飒飒秋桂响,非君首夜来。”(尾联精彩。)《首夜来》(唐-施肩吾):“香销连理带,尘覆相符欢杯。懒卧相思枕,愁吟首夜来。”《首夜来》是妻子想念外子之弯辞。

大意:背着灯光独坐,像在与亡妻共语,无声无息间矮声唱首了《首夜来》。(不说本身忆念妻子,却说亡妻想念本身。以痴情写哀伤。)

此诗写怀念亡妻。李商隐对亡妻实在痴情。妻子已病亡众年。回到曾共妻子住过的旧宅,触景生情生慨。首联说以前的高楼深宅(“廊深阁迥”)现在人往楼空(“密锁重关”)处处青苔。说的是崇让宅今非昔比芜秽破败。颔联写室外景。玉轮本是想念的意向,然而月晕只会风首。花朵本是时兴和喜欢情的意向,然而只有寒露异国花开。这个夜是黑淡之夜也是凄寒之夜。这已经在黑指亡妻了。颈联转写室内。室内竟然是“蝙拂帘旌”、“鼠翻窗网”,芜秽之至。这是与喜欢妻曾经共住过的卧室吗?李商隐迂回逆侧夜不克寐。所以披衣首床背灯独坐,想象着妻子想念本身的现象。尾联写出了李商隐对亡妻的一片痴情。全诗从白天到黑夜,由门外到室内,经过环境的层层描写,衬托出诗人悼念妻子的哀难受情。整首诗神韵凄婉,迷离冷清。